桐乡市伟邦针织有限公司

新闻资讯

满满中秋月,团圆情深深

      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在中秋即将来临之际,伟邦公司给全体员工送上一份满满的“圆月”之情(节日礼品:嘉禾生产的“御品月饼”),祝全体员工中秋快乐,阖家幸福!(中秋节放假团圆)

 

赠上:《月亮与中秋》 

   月亮与中秋,一脉相承的情感在咏月诗词中,莫过于咏中秋节。因为中秋节为农历八月十五日,时逢秋季,气候较为干燥,天空总显得秋高气爽,能见度大大提高。而且,从科学的角度看,这一天月亮与地球的距离最近,所以从地球上看月亮,就觉得月亮是一年中最圆满和最明亮的。而这种世上最“圆”的事物,又切合了中国文化中追求人生、事业圆满的心理,于是在几千年八月十五祭月、庆丰收的意义上,又加入了追求“团圆”的内容,中秋节成了“团圆节”。因此产生了浩如烟海的中秋节感怀的诗词。

  对中秋节月亮的描写最为精采的还数苏轼的那首《水调歌头》:

  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”如前所述,与世界上其他民族较为关注太阳不同,中华民族在对宇宙的认识中比较重视月亮。我们的祖先曾无数遍地通过观察月亮的运行,来探究人和宇宙的关系。“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?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(张若虚);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”(李白)。月亮是永恒的,人生能永恒吗?月亮是圆满的,人生能圆满吗?于是就有了“青天有月来几时,我今停杯一问之”(李白),于是就有了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”,于是就创造了一个自我安慰的团圆节——中秋!但是,上天讲不讲这一套呢?天上是否也有团圆节呢?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”应该去看一看……

  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”多少人猜想着:天堂一定是美的,月宫一定是美的,远方的世界一定是美的。但是,去过的人就知道,无论哪里都会有丑恶和不公平,无论何人都会有不顺心的时候。可不是吗?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”(李商隐)。这就叫“高处不胜寒”!所以,理智的做法是:不逃避,不放弃,勇于面对现实。

  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”人间会有不幸,会有孤独,但只要你热爱这世界,热爱人生,那么你就会有生活的信心、生活的乐趣、生活的希望!即使是自娱自乐式的“起舞”,即使只有影儿相伴,也比追求那虚无缥缈的“琼楼玉宇”强。一切的一切,“何似在人间”啊!难怪当年仁宗皇帝读了苏轼这首词,感动不已,兴奋不已,慨叹“苏轼终是爱君”……

  “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”中秋之夜,月如飞镜,转过朱红色的楼阁,低下雕花的门户,照在因思念亲人而不能成眠的离人床前。此时此刻,月亮的圆满反衬了离人的孤单,“多情却被无情恼”,自然会心生抱怨,“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”:月亮啊月亮,我同你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你为什么总在我别离之际却肆意地炫耀你的“圆”呢?这是词人的“蛮语”,是不近情理的话。人之有愁有怨,与外在景物何干?倘若人人都这样来思考问题,那还能活下去吗?所以,这只是一个假设,一个铺垫,一个极端,是打了一个“结”。该如何解开呢?

  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这是至理名言,将前面的“结”一语宕开,其中蕴含的人生哲学是常人所难以深刻理解的。鲁迅曾说过,中国人往往追求一种“圆”文化,幻想着生活都是十全十美的。其实,人生何曾“圆”过?天灾人祸、意外事故、功名不就、事业无成、家庭矛盾、健康欠佳、爱恨情仇、生离死别,哪一项都可能遇到。人生就是一道道坎,你不得不面对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人生的“不圆”是绝对的,“圆”则是相对的。就像月亮有阴伏、晴出、团圆、缺损一样,自古难以十全。即如十五团圆之夜,每月只有一次,而这一次也是“十五的月亮十六圆”啊!

  不懂得“此事古难全”就会出现三种情况:一是只看到“全”而不承认有“缺”,对生活的挫折没有思想准备,一旦面临,便被击倒;二是自欺欺人地回避“缺”而刻意求“全”,盲目追寻,活得很累,结果事与愿违,适得其反;三是理论上认识到了人生“难全”,但行动上却本能地抗拒。所以,认识到“此事古难全”是一种境界。

那么,正确的态度是什么呢——

  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东坡所说的是兄弟间的离别:既然离别难免,那就请你多多保重,两地共看明月,亦是一种感情交流。苏轼在这里表现的是一种达观的人生态度:既然人生没有十全十美,那么无论是“悲”、“欢”、“离”、“合”,都要乐观对待,“但愿人长久”,“努力加餐饭”(《古诗十九首》)。既然活下来了,就要好好活下去。珍惜生命,热爱生活,好好活着,活出质量来!

  苏轼自己就是这样做的。他一生起起落落,风风雨雨,六十多岁还被贬到儋州(今海南省)。但他每到一地都照吃照睡不误:在杭州,有“东坡肉”;在黄州,有“东坡饼”;在汴州,吃河豚(“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”);在惠州,吃荔枝(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)、睡懒觉(“报道先生春睡美,道人轻打五更钟”);在海南,喝椰汁、戴“东坡帽”(椰壳)。他总是那么洒脱,那么乐观。在苏东坡看来,只要坚信“人长久”,人生的挫折、灾难总是会过去的。

  世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,什么事情也都可以由自己把握。所以,无论是悲欢离合,无论是阴晴圆缺,都要顺其自然。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才是可取的态度。

  摘自中国网,责任编辑:老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桐乡市伟邦针织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9月26日